学术传真

您的位置>> 首页» 学术传真

学术传真

蒙瑞华:中国债权众筹监管制度法律构建

作者:admin 发表于: 2017-05-1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作者:蒙瑞华  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讲师

 

前言

preface

    本书完稿至今已近一年,这一年来,本人被完稿后莫可名状的虚空与无力萦绕,借由各种看似忙累的安排奋力填充光阴。书稿沉默、深隐的藏在书架的一角,自完稿那一刻起,其使命似已结束,沧海之大,非缺一粟不可。唯喧嚣息处,写作期间的那一整年陋室独处历历在目,越遗忘越鲜明,越前行越稀缺。在本人所在学院赵万一院长与汪世虎教授的提点与鼓舞下,书稿再次被捡起,如果它能引发一点点的关于中国商事主体类型化、资本市场、金融监管及众筹发展的共鸣,或者,它也不乏存在意义。

    在这一年里,英国脱欧了,但欧盟、英国及美国等原债权众筹发达国家(地区)仍维持着极快的行业发展势头,美英主要债权众筹平台如Lengdingclub、Fundingcircle(uk)及Zopa这一年来成交总额多成倍增长,行业发展一如既往的具有极强的稳定性、连续性与可预期性。相较欧美发达国家,众筹于融投资渠道单薄、游资甚行、金融监管壁垒化的中国更具有与众不同的行业与监管上的意义,然中国这一年,以P2P借贷为名的债权众筹行业却风云突变,“风生水起”至“风寒水冷”似是弹指一挥间。2016年8月24日,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正式发布,行业祭起“监管收紧”大旗,大旗之下是各地金融办的生死大权、银行挑挑拣拣的谨慎存管,众筹平台有限的作为空间以及幽灵般浮现的“非法集资”风险,风声鹤唳中数以千计的平台停业,行业成交量锐减,良币被劣币驱逐。于是,中国的资本市场,山还是那些山,水还是那些水,能实现融投资的依然是那些人,金融风险也如往昔一般集中。我们离“普惠金融”的目标道阻且长,真正的“金融众筹”终没能别开生面的开出“中国之花”。

    然而为什么会这样?债权众筹要不要管、如何管、由谁管,以及如何评估我们的现在、选择我们的未来?回应这些问题免不了需要梳理来时路,基于此,本文原封不动的保留了一年前国内外行业研究数据及对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(草案)的评价,以求本书的逻辑思路完整,债权众筹的发展及监管评估有迹可循,进而希望能水到渠成的展示本书所揭示的问题以及所希翼的未来。囿于时间及能力上的原因,本人自知本书存在诸多不足,不过于关心者,相信本书仍能提供一定的资料与线索参考,希望来者勇士,在此基础上可以走得更远。

 

后记

postscript

    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,终于到了要写“后记”的时候,曾经无数次想象过写“后记”时的心情,以为自己会有很多很多话想说,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,发现这个“早上”跟无数个“早上”一样,实则并没有任何不同,窗外还是那些景象,楼上还是那些声音,我,看见自己,一如这一年的模样,坐在那个熟悉的角落里。

    回顾这一段旅程,感谢我的博士生导师汪世虎老师,是您当初的认可给了我底气与自信;感谢赵万一老师,您总是能预知我可能面临的问题,并及时给予提醒;感谢曹兴权老师,您的书面意见对我后期的论文进展非常珍贵,我在您的文字里,阅读到了一种极具“说服力”的关乎思维与表达的“美”;感谢石慧荣老师,感谢你的包容与鼓励,您赠人玫瑰,“余香”会永存;感谢侯东德老师,跋涉中人,哪怕只言片言的鼓励与指引都会化作“动力”,感谢您在我早期“困兽之斗”时对我说“go  ahead”,感谢你们,感恩存在!

    还要感谢与我一起功读博士学位的同窗好友谢九华、何骧,一直很遗憾没有跟你们同步“共渡”这段与众不同的“历程”,但是我知道你们在那,我就有一种“物以类聚”的“存在感”与“归依”,此路并不孤独。感谢我的同事熊洁、曾凡昌、陈小曼和陈男南对我工作的支持与分担,真的谢谢你们。

    感谢我的大学同室姐妹,我的每个人生阶段,都希望有你们这样的陪伴。

    我的家人,在这一段时间之后,我更知道你们弥足珍贵,我爱你们。

    我还要感谢互联网,是你给了我畅游大海的机会,帮助我看到了世界的那头,并且知道,世界很大,我很小。

    我也要感谢我自己,原来一向散漫自由的我,也经得起这段“知识”与“意志”的重整,希望这段“重整”能重塑我的精神,嵌入我的生活。

    末了,我很忐忑,我不知道自己交出了一份什么样的“答卷”,如果它有“些许”意义,我想把它送给我的儿子,对你的爱是本书得以生成的全部原因!